2013年9月,我們有了這個孩子。

20131115_001346[1].jpg  

決定懷胎十月,是需要很大的衝動,
拼了命平安的順產,是需要很大的好運。

很幸福的是,土豆太郎在2014.5.19於台大兒童醫院誕生。

一開始,我的產檢並不是在台大醫院,
雖然在本院的產檢幾乎都是免錢(連掛號費都不用喔!),
但我還是選擇在松山的天慈婦產科,
一來是門診時間多,一來是看門診或檢查不用等太久。
天慈婦產科有兩位醫師,我選的是女姓蘇醫師,
蘇醫師超級親切,而且我體重過重也不會罵我;
每次產檢必定會掃超音波,除了一張留存病歷也會給馬麻一張做紀念,
加上自土豆五個月開始,每次掃echo體重跟頭圍腹圍都大了一週,
搞得每次蘇醫師都會耳提面命的提醒我要控制飲食。

打從九個月開始,我完全放棄了控制體重,
肆無忌憚的努力吃,也期望土豆在我的肚子裡拼命吸收,
有的老人家會說小朋友胖一點出生之後比較好帶,
所以就慢慢的作好心理準備,最慘就CS罷了!

我一直都在天慈婦產科產檢,直到37週才掛回台大的門診,
其間在天慈婦產科16週抽了母血唐氏症的篩檢($2200),
結果指數高了些,20週的時候也接受建議做了羊膜穿刺($8000),
幸好結果都正常....
24週適逢做高層次超音波,一來是想看看土豆的臉,
一來是想知道土豆的器官長得健不健康,
但天慈婦產科沒有機器掃高層次,所以我就跑去了禾馨,
禾馨不論裝潢或服務都很高檔,當然連價錢也很高檔($8000)。

懷孕過程當中,其實孕婦的壓力很大,
很怕每次產檢寶寶會有異常,或是狀況不佳,
說真的,老公的陪伴與支持其實很重要,
除了能一起分享寶寶的一舉一動之外,
更重要的是可以一同面對不在預期中的任何意外。

我直到37週懷孕後期才掛回台大的門診,
當時還在猶豫到底要給哪位醫師接生,有人推薦南哥而有人推薦陳欽德,
最後,我選了陳欽德。(因為我不想在很痛的時候還被罵...)
陳醫師一整個超級信任我,據說36週後應該是每週一次產檢,
我呢,在37週看過一次陳醫師的門診後,就自動省略直接上產台。

因為我該做的檢查都做完了,而且結果也都是正常,
所以陳醫師直接告訴我遇到產兆該怎麼處理,
包含他的公務機還有報到流程,他是直接寫在手冊上並簡單的提醒我,
大概是我臉上寫著我很清楚這流程似的,壓根兒不把我當成初產婦。

尤記得開始有陣痛的感覺是我吃完樂天燒肉之後。
那時候是38W4D,久久沒吃燒肉還盧胖子帶我去吃,
午餐吃燒肉還不算太胖,但那時候其實我的肚子已經裝不太下食物,
多數的空間都被土豆給佔據了,吃個飯還得先問過他請他挪個位,
就從這頓午餐結束開始,我的肚子開始好像有痛的感覺,
只是我並不覺得這是所謂的陣痛。
隔天週日,我繼續上班去。

週日下了班,依舊坐捷運去展覽館等待胖子下班。
坐在車上的我依稀覺得肚子好像又開始在痛了,但我還能忍受,
那天的晚餐我其實沒吃多少,因為痛的感覺一陣一陣持續,
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星期,加上單位人手不夠,
我又很想生雙子寶寶,所以心裡一直在deny我要生了的事實,
而且單位的同事跟我自己,不停地對著土豆在吶喊,
期待他能乖乖的在我的肚子裡繼續待著。
但是,這孩子不太聽話,持續著釋放即將要誕生的前兆...
於是,半夜也就是週一(5/19)零晨,我去兒醫的產科急診報到,
不過這孩子還在醞釀,所以我被第一次退貨,回家繼續等待。
週一早上胖子依舊載我去上班,
只是我人開始不舒服,整個臉色跟前一天差很多,
早晨跟同事幫病人擦澡,我完全沒辦法專心,
因為陣痛的感覺越來越頻繁,連同事都還叫我去旁邊坐著,
然後看著電子時鐘自己記時間,審視是否有規則陣痛。
不過笨蛋就是笨蛋,還是搞不懂是不是有三分鐘痛一次...
我一直ㄍ一ㄥ到中午,姐姐受不了讓我PM off,
然後由書記燕子姐推我去兒醫產房,還記得途中燕子姐遇到好多認識的人,
但好景不常,我又遭遇了第二次退貨...
產房學姐建議我在醫院附近走走,所以我就問胖子能不能請假陪我,
還好胖子的老闆很nice,把胖子還給了我,
然後我跟胖子就在醫學院開始展開健走的行程。

其實同事們都是好人,大家都提供了自己的好方法,
王太太還帶了龍眼蜜給我,說喝這個能促進子宮頸開,
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但我還是喝了一杯很甜很甜的蜂蜜水。
這一天我一整個下午都在醫學院的長廊走來走去,一會兒走一會兒蹲,
看到胖子坐在椅子上睡覺,我心裡又氣又覺得心疼他,
氣得是為什麼他不陪我走,
心疼的是他半夜起床載我來急診而隔天還要上班。
(不過我也是得上班勒,而且我還有個忽大忽小的陣痛感...)
健走到傍晚五點多,我又再次回到了兒醫急診,
接受了第三次的退貨。
最後,我決定回家去等待。

一出兒醫大門,陣痛感越來越強烈,但我還是回到了胖子家去。
回到家立馬躺床,因為陣痛感讓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
最後決定去洗個澡然後上床休息。
洗完澡之後,我躺在床上先是跟馬麻通電話,
跟馬麻報告玩一整天的情形之後,開始玩著我手機裡的line,
還記得琬迪在線上跟我的經驗分享,
建議我隔天直接去掛門診求醫師收我住院待產。
晚間九點多,陣痛得感覺越來越強烈,
痛起來就像是整個腹腔被人強力扭轉似的,
而且我一直覺得想上一號,但去蹲廁所卻又沒有東西,
其實就在我用力蹲廁所的同時,我的子宮頸已經在開了,只是我不知道,
頻率越來越密集,痛得強度越來越大,搞得我無法自己計時,
因為痛在持續增強的那段時間,我必須要開始想辦法忍,
我還記得我躺在床上打滾抱著史迪奇,最痛的時候我咬著史迪奇,
而胖子在旁邊幫我計時。
半小時過了,眼看著越來越痛,胖子一直問我要不要去醫院,
起初我拒絕了,因為我怕我又會再一次被退貨,
後來,我受不了了而答應胖子帶我去醫院,
痛到連衣服都不想換,走路也必須要一陣一陣地停下來,
因為宮縮的那一瞬間是痛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蹲也不是靠牆也不是...

就這樣上了車,從暖暖一路開到台北
在車上我根本沒辦法坐著,胖子幫我把椅背調整至平躺,
路上我就躺在座椅上繼續一陣一陣宮縮痛,而且是越來越頻繁,
痛得時候,我整個人拉著扶手桿邊哀嚎邊哭,
我必須得靠使力在扶手桿上來轉移宮縮痛,經過了汐止國泰,
我還囔囔著可不可以去最近的醫院,胖子還問我"妳確定嗎?"
後來還是堅持著開進台大兒童醫院....

一到了兒醫大門,我跟胖子說車先借停在門口,
也幸好警衛很寬心,看在我一整個快要崩潰的份上讓我們暫停門口!

本來我想要躺在病床上,但警衛還是推了個輪椅來給我坐,
因為宮縮痛的關係,我根本沒辦法好好坐在輪椅上,
勉強坐上了電梯直達九樓產房,一進門就被產房同仁認出來是下午被退貨的姑娘,
我急忙躺上檢查台,讓產房同仁幫忙內診,
結果...

"四指半"!!!

意思是急產,我完全沒辦法顧慮到形象,
瘋狂地在檢查台上歇斯底里的呼喊,因為實在是痛到連罵人都罵不出來了,
所以,就變成我被同仁罵...@@"
連他們教我怎麼調節呼吸我都聽不進去,後來是我聽到他們說,
"你不好好調呼吸,寶寶也會跟著缺氧!"
就憑這句話,才讓我冷靜了下來,聽著同仁的指示來做
沒想到,過沒幾分鐘我的羊水破了,
也幸好產房恰好有一台已備好用物的產檯,加上陳醫師剛接生完一個,
忍痛移床了兩次,終於我上了產檯

上了產檯又是另一個努力的開始,我的身旁還有胖子

依舊繼續宮縮痛,而且是越來越強越來越密集,
這時我並沒有再繼續歇斯底里,反倒是很認真地配合陳醫師的口令,
當開始覺得宮縮痛要來臨時,
"吐氣....深吸一口氣....把力用在我手放的這一點...."
然後我就握著把手,胖子扶著我的頭,一次一次的重複這樣的動作
坦白說,好累...但是已經無法回頭了...
我只能選擇堅持,因為我的寶寶想要獨立生活了

用力的某個階段,陳醫師要我先休息一下,
但我很不聽話,再一次的宮縮痛時我繼續選擇用力,
所以陳醫師也就繼續下指令
當我感覺到我把寶寶的頭擠出來的那一瞬間,陳醫師要我開始全身放鬆不要使力,
因為接下來他會去把寶寶的肩膀跟身體從產道抓出來,
若是在這一刻我用力的話,會傷害到寶寶,
接著,下一秒鐘我聽見了響亮的哭聲

我都快哭了!!!!!

當下我問的第一句話是,他健康嗎?我最期望的,就是他有完整的外觀

20140521 D3.jpg  

 

是的,他就是我的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盧小笨 的頭像
盧小笨

未來,其實會更美!

盧小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