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嬤.JPG  

很想念阿嬤的那一聲..."安勒"(安仔)...
(其實,我現在正在大夜班on call 中,等著可以安穩上床睡覺去。)

 

電腦換了,我找不到我跟阿嬤的合照...氣!!!

今天是阿嬤的冥誕,農曆九月十九,
上星期我麻趁我回高雄的時候,找了個時間去元亨寺祭拜了阿嬤,
我還特地跟馬麻說,你帶元元的照片去給阿嬤看,
因為,阿嬤等不到元元出生就飛上天去了,
雖然不捨得,可是看著阿嬤可以早點擺脫double cancer的痛,也是一種安慰。

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祖孫三代的情。

家務事很多是講不清的,阿嬤阿公過世後,目前家裡的情況,
所謂的親兄弟明算帳,只能這麼說。

我的阿公是在家裡壽終正寢,能這個說嗎?切trachea躺床了好幾年,就在我考上台大的那一年,他在大家的睡夢中過世了,
我記得那晚我住在阿姨家,馬麻跟阿嬤和外傭在家,
一大清早,是外傭起床發現阿公已經走了,然後我就被電話叫回家裡去,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抱著行動不便的阿嬤哭。

 

打從我念了護理系,大學四年很少回家,
對於阿嬤的印象就是,我爸很愛對阿嬤碎碎念,
當時的我抱著哭哭的阿嬤,哄哄她,然後罵我老爸,
但後來我才發覺,其實碎碎念是我老爸對媽媽的愛的表達,
其實老爸對阿嬤很好,起碼他會幫阿嬤洗澡、煮飯,雖然老爸真的很常碎碎念。
後來,阿嬤開始遊走人生,接著被送往嘉義的護理之家,
直到她人生的最後一刻,離開時身邊卻沒有任何一位親人的陪伴,
我想,她是害怕、孤單,
而終究,還是沒辦法如她所願回到高雄的家往生。

 

阿嬤過世前兩三年,我跟爸媽就比較常去嘉義看她,
我們拎著兩隻毛腸,帶著阿嬤喜歡吃的食物,
一開始還能用輪椅推著她到戶外曬太陽,老媽餵吃的而我在幫忙剪指甲,
我老爸則是在溜狗......
漸漸地她沒有辦法說話,吃東西得靠鼻胃管,沒辦法下床,
但她還是能感受到我們去看她,在身邊幫她清潔身體告訴她我們一直都在。
阿嬤最後患得是乳癌加大腸癌,還做了個ileostomy,
因錯陽差地被插了管,最後我想應該是因為sepsis而往生,
她的餘生其實過得很辛苦,相較之下,阿公還比較幸福些。

 

還差個半年,阿嬤就可以親眼看見元元,但現在,得等元元滿周歲才能見到寶貝曾孫。

阿嬤對我的疼惜,就如同Lu麻疼惜元元,
而老爸對阿嬤的愛,我感覺得出來有一部分轉移到元元身上,
也許老爸對阿嬤還有些遺憾,是老爸無法說出口的,
不過,起碼我們都知道,天上的阿公阿嬤是一直都在保佑著我們全家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盧小笨 的頭像
盧小笨

未來,其實會更美!

盧小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